当前位置 主页 > 银河网上赌场 >

从草莽时权时代直播吧的路要怎么走?

  

  2007年,还在厦门上大二的林玉峰在宿舍创立了直播吧网站,成本只有几百块——购买域名和虚拟主机。当时,这个普通的大学男生没有什么宏图愿景,他的出发点是兴趣。

  “我本身是个球迷,也是因为兴趣,网站的代码是用那种很简单的HTML代码写的,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一些赛程表信息。”林玉峰说。

  彼时网络转播比赛刚刚兴起,画质清晰度与今天无法相提并论,但互联网上丰富的资源极大地弥补了这一缺陷。以NBA为例,当时转播NBA的有央视和各地方电视台,他们所选取的比赛数量极为有限,无法覆盖到所有球迷,但在互联网上,球迷们几乎可以找到任何球队的任何比赛。

  “2007年体育版权还没有现在这么严格,互联网的共享精神非常发达,你可以找到自己主队的所有比赛,”当时还在上学如今已在体育行业工作5年的杨宾表示,“现在球迷总在追求极致视觉体验,但在当时,画面模糊、卡顿对于我们根本不算问题,只要能找到主队比赛转播就欣喜若狂了。”

  当时PPS、蚂蚁TV、PPTV等一大批视频网站开始转播体育赛事,但纷乱多变的网络环境使得球迷在寻找赛事转播时非常困难,有时寻觅直播源的时间甚至比观看比赛的时间还要长,直播吧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应运而生。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使用直播吧时的情景,杨宾说:“当时刚上大学,一直苦于寻找转播NBA比赛的网站,一个打球的哥们儿神秘地给我推荐了这个网站。对于一个深度狂热的球迷,简直如同救世福音。”

  更多的人是在当时使用百度搜索直播时发现的这个网站。凭借对网络上各类体育直播资源的整合,直播吧迅速崛起,成为许多球迷的看球首选。

  2007年前后,能在互联网上找寻赛事直播的球迷多是死忠级别的球迷,在体育直播导航类网站的空白期,直播吧很快将这部分用户拢至麾下,为之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直播吧的第一桶金来自Google广告,价格是1000美元。2010年,林玉峰决定在厦门为它注册一家公司,直播吧就这样慢慢上路了。

  “我不会一味追随潮流,会坚持自己的产品理念。但也会根据整个行业发展做出改变和调整,”林玉峰这样评价自己。

  2012年移动互联网兴起,直播吧迅速从PC端向移动端转型。林玉峰惊奇地发现,移动端的火热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我们一开始觉得手机屏幕很小,用户输入不方便,活跃度可能会很低,尽管现在PC端用户和移动端用户差不多,但评论有90%以上都是移动端用户发出来的,”林玉峰说。

  林玉峰还发现,与PC端不同,移动端的许多用户每天打开直播吧的频率为10次到20次,于是他也加快了信息更新频次,希望用户每次进来都有新的内容可看。

  事实上,移动端用户对于内容的需求与PC端基本相同,还是聚焦于新闻、赛事和数据这三大方向,许多用户都是从PC端迁移过来的。林玉峰介绍说,目前直播吧PC端与移动端日活跃用户分别在1000万左右,手机累计用户大概在5000万左右。

  据Questmobile统计,2016年6月,直播吧APP月活跃用户突破1000万。近日APP Store体育类免费应用排行中,直播吧排在第6,力压乐视、虎扑、新浪等对手。

  从2007年到现在,直播吧一直坚持简洁明快的设计风格,准确地切到了用户的要害。大部分球迷会在比赛开始前几分钟甚至开赛后寻找直播,因此直接传送至直播源网页不仅能够节省用户的搜索时间,还能缓解球迷的焦虑。

  相比其他门户网站体育频道的赛程安排,直播吧的优势在于它将全部联赛的预告按照日期时间排列在网站的首页,而其他门户网站则需要用户根据运动分类一级一级、一层一层去点击。久而久之,用户使用直播吧去查阅赛程就这样被建立培养起来。

  在网站首页上,赛程自然是内容的主体,而将新闻资讯和视频集锦镶嵌在赛程的周围也是直播吧的一个小“心思”。当用户在页面浏览赛程时,他的目光会无意识地被周围的新闻或视频的标题吸引,使得用户在页面停留的时间大大增加。

  目前,直播吧的全年营业额在千万级别,毛利润从初期的80%-90%下降到了如今的50%-60%。整个公司现在全职员工共70余人,在北京、上海、广州均设有办事处,网站兼职200多人,主要负责翻译战报和稿件撰写。

  “我们是导航的模式,没有问题,像hao123那样导入用户给第三方,”林玉峰说,“如果有遇到问题,一般也会沟通解决。”

  事实上,在近两年互联网大环境逐渐规范化的背景下,直播吧已经放弃了过去的擦边球打法,这其实也是他们此前吸引用户的核心业务之一——搜集国外网站的赛事盗链。这一变化显然也会给他们造成一定用户的流失。

  据懒熊体育了解,早年,NBA、新浪、乐视、PPTV、爱奇艺等公司都曾想过起诉直播吧,但最终不了了之。

  对于林玉峰来说,在公司已形成规模的情况下,继续保持高风险的运营显然有失稳妥。事实上,这也是一个周期性的事情,随着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在完成草莽时代的资本积累后,许多公司都面临相似的转型。

  直播吧选择了放弃,但仍有许多类似网站保持了这项业务。在百度中搜索“直播吧”,有许多类似的网站。

  如今年NBA季后赛期间,有一个叫做“JRS直播”的网站异军突起。除网站外,它还有微信公众号,经常盗取腾讯收费比赛的链接,画面和流畅度也都保持得很好,这让很多球迷涌入,并且还获得了一些品牌的广告赞助。

  类似问题是否侵犯版权人的利益?体育产业资深律师戎朝对懒熊体育表示,“如果被链接的网站是侵权网站,那么这是构成间接侵权的;如果被链的网站是正规网站,那么在现在的环境下有可能不构成侵权。”

  他解释,这里涉及到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服务器原则。首先侵权必须要有侵权行为,而网络上的侵权行为意味着提供作品的行为,即放在服务器上向用户进行数据传输;如果只是链接,提供一种指示性行为,那么只是有可能构成侵权。

  “现在服务器原则也在一直争论,有人认为提供链接也是一种提供作品的行为,这是另外一种角度,还是要看法院的具体判决。”戎朝说。

  另外像速播、CC直播吧等网站目前与直播吧的模式相同,他们只整合比赛链接提供引流服务,并不涉及盗链等侵权行为。

  目前,直播吧仍以为为其他体育版权提供引流的方式为主,“有些网站会付费给我们,有些会跟我们做资源互换。”林玉峰说。

  林玉峰没那么担心,“许多APP都只针对单一的运动,像懂球帝只做足球,虎扑更侧重NBA,而我们在足球篮球方面用户规模都不错。”

  除了广告,游戏是直播吧目前主要的一个营收领域。进入直播吧的游戏界面,能看到像《NBA范特西》、《CBA篮球世界》、《欧冠足球2》、《中超风云》等手游页游,这些游戏并非由直播吧自己开发制作,而是采用联营的方式,由直播吧为后者提供用户和平台。

  目前直播吧还会进行互动直播,关于未来,林玉峰表示已经有了一些打算,彩票和电商或许是直播吧今后要考虑涉足的领域,“未来我们希望做一个赛事与用户连接的平台,服务线上和线下的用户。”

  当下的体育产业有着一波接一波的,在林玉峰看来,随着资本不断进入体育产业,用户分流不可避免,而类似VR的科技不断进步,也会改变用户的习惯。此时贸然进军某一领域,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在这潮中被淘汰”。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林玉峰暂时还不考虑融资:“比较知名的风险投资都找过我们,但我们没有接受。因为现在暂时没有想去融资拿钱做什么,后期如果有想法又缺少资金的话,会考虑去融资。”

  开启转型的直播吧也是近年中国互联网技术以及体育内容版权发展的一个缩影。区别于从前群雄林立、各自为战的草莽时期,现在的互联网行业已经逐步形成了更集中的派别和更规范的秩序,没有足够的资源或资本的情况下,走“擦边球”路线能起势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而直播吧如何凭借积累的已有优势,实现一波商业转化,值得无论是新老的体育行业玩家关注。